%63%30%32%38%73%77%30%53%68%55%30%32%35%4f%30%36%46%32

脚印映画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【脚印映画】定制独一无二的画册,快快注册吧! 【脚印映画】定制独一无二的画册,快快注册吧!
立即注册

合作站点账号登陆

QQ登录 人人连接登陆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
快捷导航
查看: 505|回复: 0

胭脂花开 v0lbz1aj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3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5732
QQ
发表于 2017-3-3 23:43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楔子   

  哪怕只是一朵野花,也拥有爱与被爱的权利,更何况是一朵胭脂花,倾城倾国,只是,再美的花,也会有开败的那一天,开得越美,败得越惨。   

  只有泥土才会永远记住她的芳香,一切,都埋在泥土里了。   

     

  一   

  在京城的李家,有这样一个传闻,据说,当年,李老爷在江南时,与一个歌姬一见钟情,有一日,那个歌姬梦见一个花仙下凡,变成了一朵娇艳鲜红的花朵,不像玫瑰那样媚,也不是芍药那样的艳,却好看的很,颜色像女子用的胭脂。   

  不出几日,那个歌姬便怀了孕,可不巧,那李老爷却已因为她的身份离开了她,回了京城,那个歌姬只能自己抚养孩子,生意也就没了,后来……就没有后来了,那个歌姬后来如何,再没有人知。   

  这是我进京城后听宝翠楼的崔妈妈讲的,这件事情老早就传开了,十几年都过去了,可再谈这事,每个人都有讲不完的话。   

  其实,这些人有什么资格谈这件事?许多人都道当年歌姬生的是个儿子,可我知道,她生的是个女儿,而且,生完孩子,她就改嫁给了一个富商,把孩子给了她歌舞坊的刘妈妈养,那个女儿,后来也就成了一个歌姬,且是那歌舞坊的头牌,好多人都称她“胭脂花”   

  为什么我会那么了解呢?呵,我就是那个被遗弃的女儿。   

  二   

  我叫任冉,是刘妈妈给起的,她常说岁月荏苒,岁月荏苒,最后,干脆就叫我任冉了,她也不知道为何会想到这样的名字。   

  此番来到京城,其实就是投奔宝翠楼的,刘妈妈五个月前过世了,不出几个月,那个歌舞坊因无人打理,也就倒了,因为宝翠楼给我的待遇最优厚,所以,才来了这。   

  来了就听到那番传闻,真是要笑,我见过我娘亲,她确实是美,可是当年,我的所谓的爹却没有夏季养生的着重点爱过她,只是一时来兴,便有了我,本想带回京城,给个小妾的位份,可我娘不知足,要当个平妻,惹恼了我爹,最后连个小妾也没当成,他们也都没顾过我,否则,如何让我像个孤儿一般长大?   

  还好,来到了这里,我很快就做了这里的头牌,也亏得我娘给我的那些个天赋,可很快,我就为我来京城的这个选择后悔了。   

  人人都有命定的劫难,可我的这个劫,我用了后半生也没化开。   

  三   

  那日是午后,我在上抑郁给我们带来的沉重负担午演了好几场,中午用过膳,身体乏乏的,便躺在后院的凉椅上,眯眼小憩。   

  忽然崔妈妈就急冲冲的跑到我跟前了,“快点起来,冉!那个小王爷又来找你了!”   

  她口中的小王爷,是当今恭亲王的嫡子,吴晟,也不知怎的了,从两个星期前,就一直缠着我。   

  吴晟是城里许多小姐爱慕的对象,只因他貌若潘玉,文武精通,可我眼里,他只是个十九岁的少年。   

  “告诉他,想见我,就来后院,我没力气走到他跟前。”   

  对这种富家子弟,我没来由的痛恨。   

  “我来了。”崔妈妈身后传来了声音,声音里有几分失望,他听到我说的话了。   

  “不知小殿下今日还要与妾身讲些什么?江南小吃?还是那家店里胭脂水?”   

  我语气里满是不屑,他日日都要与我聊这些。   

  “不是,我想与你去郊外。”他看着我,眼里是期待。   

  “妾身十分想去,只可惜,妾身累了,没力气。”   

  我想,这样一个温婉的拒绝方式,这位小王爷的脑袋瓜子总会想明白吧?   

  却是我高估了他的智慧。   

  “无碍,我抱你上马。”   

  说完,他就推开崔妈妈,小心翼翼将我抱起来。   

  “冉冉,我想要给你个惊喜。”他忽然对我笑到,眼里是柔柔的水。   

  我愣了,他给我起了个什么肉麻名字?还有,我虽是歌姬,但哪里会随便允许一个男子抱我?   

  可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了,我从未见过如此厚脸皮之人,不知如何应付,倒是崔妈妈,脸上了开了花。   

  我如果当时直接拒绝他,或许也不会有后面那档子事了。   

  四   

  出了楼我就威风了,而且我知道,我可能要更红了,周围的人们通通站到两旁,看着吴晟一手抱住我,一手牵缰绳,他不在意别人的目光,可我在意,我的清誉啊!   

  很快,就到了郊外,他把我带到了一处花海,轻轻讲道,“漂亮吗?冉儿?”   

  我也只能点头,不扫他兴,这处的花,也不是我见过最美的花们,有一次,一个富商为了追我,命人将花摆满了整个宝翠楼,那才叫壮观呐!   

  可吴晟的下一句话惊到我了,“这块地,以后就是你的了。”   

  我的天,他这是……   

  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因为我的美貌?还是名气?”   

  我苦笑了两声,他良久未回,待我下马往花丛里走时,他方开口   

  “第一次听你唱曲时,我看到你眼里的泪了,那是一曲活泼的江南小调,可你却哭了,我当时对你好奇,后来认识你之后,我就喜欢上你了……”   

  他说着说着没话了,他说的那支曲,是我跟刘妈妈学的,她说,我娘就是因为那支曲子被我爹看中,才有了我凄苦的身世,我很少唱这首曲子,一旦,就忍不住流泪,那次是因为一个客人非要听,才唱的,怎想,被他看见了,我原以为我藏的足够好呢!   

  趁我停下脚步,他猛跑来从后面抱住我,“我不忍心再看你哭,我想让你开心的笑。”   

  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暖,在任何人身上都没感觉过的,一下子的温暖。   

  可能是因为我第一次知道自己被人真心呵护和喜欢吧。   

  但我没让他抱多久,就挣扎开了,我听很多歌姬讲过,男人的情话是皮肤保湿前先做这些程序不可以全信的,尽管此时我内心已经信了,可还要,抵抗抵抗的。   

  “你我身份有别,小殿下实在是……被冲昏头脑了。”   

  我拍了拍皱了的衣服,用余光看了看他,偷偷打量这个男人。   

  “你是拒绝我了吗?”他看着我,我不敢看他,   

  “也不是,只是妾身怎么知道,您的话,是不是夸夸其谈,没几天就会忘了。”   

  我语气颇冷,冷的我自己都觉得凉。   

  然后我就离开了,我干了件挺缺德的事,骑了他的马,自己跑了。   

  之后的那几天,我再未见到过他,心里的开心一日比一日减少,那或许真是他随便讲的吧?吃了闭门羹,也就没兴趣了。   

  崔妈妈也盼他来,他一来,宝翠楼的客人就会比平常多上一倍。   

  我以为事情就到此为止,可一个星期后,他的表妹却来了。   

  那个姑娘是个郡主,封号亚茹,名字叫王雅晗,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一般,昂着头,问道“你就是任冉吗编辑评语望各位喜欢!(作者自评)段首请空两格。(编辑留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%63%30%32%38%73%77%30%53%68%55%30%32%35%4f%30%36%46%32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脚印映画 ( 京ICP备13050878号-1 )

GMT+8, 2018-1-20 00:14 , Processed in 0.142730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Copyright © 2013 脚印映画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