%63%30%32%38%73%77%30%53%68%55%30%32%35%4f%30%36%46%32

脚印映画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【脚印映画】定制独一无二的画册,快快注册吧! 【脚印映画】定制独一无二的画册,快快注册吧!
立即注册

合作站点账号登陆

QQ登录 人人连接登陆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
快捷导航
查看: 682|回复: 0

相好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3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5732
QQ
发表于 2017-3-6 04:22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这两天,傻大个子老李想死的心都有了。村里村外,有关妻子淑云的绯闻传的沸沸扬扬。虽然大伙指指点点,窃窃私语都尽量瞒着他,可老李察言观色,还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顶顶绿帽子正由天而降,压得他满腔怒火,一肚子的憋屈。   

  “他妈的。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眼看着淑云打扮得花枝招展一大早又出去了,老李坐起、躺下,躺下又坐起,实在忍不住了。索性穿起衣裳坐在床沿上一支又一支的抽烟。“不行,不能坐以待毙。”他觉得必须尽快想个法子,让淑云死心踏地,不再有非分之想。至于离婚,他是敢想都不敢想,他比谁心里都明白,他能掂量出自己几斤几两。就自己那张驴脸,个子高反倒成了缺点。他知道淑云那时跟自己是因为家里穷,现在要是真离婚还找谁去?他不能没有淑云,淑云可是村里有名的大美女,回头瞥一眼,就能把男人的魂魂给整没了。不要说她自己出于主动,就她整成天不言不语,村里村外的那些野汉子们,哪一个见了不垂诞三尺,想入非非?   

  所以他只能算计着如何报复那帮喜欢沾花惹草、天天围着淑云转的熊货们。恶言恶语肯定不行,弄不好偷鸡不着舍把米,灰头土脸毁了名誉;棒打鸳鸯更不行,撵狠了鸡飞蛋打全没了。“对,以毒攻毒,以牙还牙!”他突然想起来一个绝妙的报复方法,那便是:后院放火。绝其后路。你不是勾引我老婆吗?那好,别以为我老李长得寒酸没材料,真上了心下了身份,一样能保证你家女人投怀送抱。三分长相,七分胆量嘛。到时候钓起你家老婆看你还有啥话可说!   

  想到这,老李使劲掐灭了手里吸了半截的烟,狠很的摔到地上。一刻也不能再等。他决定立即付诸行动。报复的首要对象自然是金贵和福德。金贵是村里有名的能人,老高中毕业在外闯了几年干啥啥会干啥啥通。北京治疗白癜风到什么医院好淑云上网聊天、玩Q、微信都是跟他学的;福德呢,这几年倒弄古玩发了家,仗着手里有俩臭钱有事没事围着淑云转。淑云对其他人总是不屑一顾,可对这俩混球,似乎都感兴趣。今天找金贵嘀嘀咕咕不知干点啥,明天又陪福德东游西逛吃大餐。金贵的老婆桂珍实诚,看在眼里烦在心里却一点也不敢吭声;倒是福德老婆娟子性子急,三天两头见了老李发警告:“大个子,你家淑云跟福德疯来疯去,你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俩人钻被窝吧?”那时老李还不太上心,就随口瞎咧咧:“他俩钻被窝?那咱俩也钻!到时候看到底谁难看!”娟子听了气得指着老李骂:“呸!你个大个子驴,在槽里闷着头不声不响,在外头扯着嗓门叫!行,有本事老娘在家等着,就怕你没这个熊胆!”老李明明知道娟子在说气话,可如今火烧眉毛,迫在眉睫,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,试上一试了。   

  好在现在科技普及,通讯发达,手机遍布每个角落。老李编了一箩筐的瞎话,总于搞到了到了桂珍,娟子的手机号。他加了两人的微信,顺理成章取得了联系。之后每天一有工夫就不厌其烦的给俩人发信息。什么稀奇古怪的、稍有尺度的、让人捧腹大笑的等等,逗得俩人没事就捧着手机不停地乱哗啦。女人毕竟是潭水,经不起点点风浪。桂珍还好些,揣着明白装糊涂,关键时刻总是躲躲闪闪避而不谈;娟子就不同了,没有多久,就索性摁住手机直接喊:“傻大个子,除了这点能耐,你还有啥大出息?”老李回:“娟,老婆不耐烦,我不找你还找谁?”娟子一听愣了许久不吱声。老李不管那些,紧接着又发个语音:“娟,有时间咱找个没人地说说,你看行不?”娟子咬咬牙用手机发来一个字:“行!”   

  老李心里一阵狂喜。他真没想到娟子这么块就上了手。他想第一个拿下桂珍。因为相比之下桂珍更有女人味。温柔、静谧、清澈如水。情在深处,不声不响。虽然相比之下娟子的泼辣另有一番风景,可老李不是真喜欢。他害怕动静大了名声不好,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别让任何人知道。特别是淑云,抓住了把柄可就全完了。他要报复是金贵和福德而不是淑云。这一点老李比谁心里都明白。他只想找一个更好的时间更隐秘的地方,完成他自己也说不清啥滋味的冒险行动。   

  还好,谢天谢地,苍天保佑。机会总于来了。这一天,福德竟然开着轿车拉上金贵、淑云一块进了城!眼看着天黑还没见仨人回来,一向沉稳的桂云坐不住了。她再也顾不上脸面不脸面,索性放下手里活计径直往老李家去找。“老李,老李,在家吗,老李?”她轻轻地敲门,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轻轻地小声喊。“谁啊?”老李以为娟子来了,开开门,还没等反应过来,桂珍就劈头盖脸的问:“老李,你家淑云回来没?你知不知道她跟金贵干啥去了?”   

  “没有。谁知道他们天天黏在一起干啥哩!”老李见是桂珍。很觉意外,他一边让桂珍进来,一边嘟嘟哝哝发着唠叨。   

  桂珍不客气,跟着老李刚走进屋就又问:“你家淑云到底想干啥?缠福德呗,人家有钱;你缠俺家金贵干啥哩?他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,你说图他个啥?”   

  “是是是,他妈的,这个骚娘们,回来看我不打断她的腿!”老李没听桂珍说过难听的,今个一听,咋觉得跟打脸一般,好觉难受。他只好陪着小心,不停的说些好话安慰眼前这个孱弱可怜的女人。   

  “咋能怨一个?金贵也不是个东西!结婚时看上去老实巴交的,现在咋变成这样呀?”女人不说还好,说着说着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抽泣起来。   

  老李没心听这个。他望着眼前这个女人彻彻底底的激动起来。这一切突然使他忘记了所有的屈辱中科医院专家和仇恨,他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,因为男人的兽性已折磨得他按捺不住。他先是拿毛巾轻轻地替女人擦眼泪,见女人没有啥反应,就粗野的从背后拦腰抱起生生摁到了炕上。   

  女人仿佛突然明白过来,禁不住惊恐的死死挣扎。她不敢大声喊叫,她和村子里的其他女人一样,都觉得面子值千金。她怕一喊一叫,恐怕自己一辈子再也说不清楚。她唯一要做的只是流着眼泪苦苦哀求老李,希望这个疯一般的男人能良心发现,悬崖勒马。   

  然而这种希望的泡沫很快被一股莫名的旋风刮了个粉碎。她几乎忘了自己的的裤子何时被扒白癜风治疗方法扯下来。她只感觉出这个平日里活得窝窝囊囊的男人原来竟如此的雄壮。这匹脱了缰绳桀骜不驯的野马,旷野里不停嘶叫着,奔腾着,直到跑得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,才懒懒眯着双眼滚倒在草地上。   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,眨眼功夫,都快到夜里十点了。金贵,福德和淑云仍然没有回来。老李心里不觉暗暗庆幸。他刚想翻过身子说几句安慰的话,桂珍编辑评语段首请空两格(编辑留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%63%30%32%38%73%77%30%53%68%55%30%32%35%4f%30%36%46%32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脚印映画 ( 京ICP备13050878号-1 )

GMT+8, 2018-4-21 21:36 , Processed in 0.146966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Copyright © 2013 脚印映画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